霆峰

【霆峰/勇炮】勇生于怯 1




Cp 霆峰衍生 勇炮
薛可勇/张晓波 斜线有意义

大纲 没有 瞎写 发疯

WARNING
私设:薛可勇32岁,离异,带着两个6岁孩子,龙凤胎。张晓波24岁,丧父两年,和话匣子一起开着酒吧糊个口。



怯生于勇。
——孙子
1.
人会惧怕很多东西,本质还是唯心的。

或许是因为大脑的发达带来了很多情绪,多愁善感的人类给它们一一命名。喜怒哀乐,七情六欲。

曾经年轻着的薛可勇觉得自己应该是个情绪很丰富的人。或许不应该说所有的都丰富,只是”怒”这一个指标比较超标。

明明现在的薛可勇也才刚刚过了而立之年没多久,按道理讲也还是”年轻人”,但是薛可勇却总觉得自己离年轻已经很遥远了。可能是因为和同龄人相比,自己把该经历的事情都经历了七七八八的缘故吧。

现在想来,在家时候的薛可勇虽然顶撞老爸,不让家里省心,也只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小儿子,任性过了头。那时候二十来岁的薛可勇觉得自己大哥很无趣,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成为这样的人,自己会永远像那个时候一样,什么都敢做,爱一个人就是要和她成家,不管都有谁反对。

二十多岁的薛可勇,像是浑身带满了刺,走到哪里,都会把人扎伤。

可是后来呢,过了这么多年了,薛可勇发现自己和当初自己嘲笑的大哥越来越像。仿佛随着年岁增长,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那个”勇”被一点点消磨掉,工作上越来越畏手畏脚,结婚后虽然找了正经的朝九晚五的工作,但是却永远是朝九晚五。贫贱夫妻百事哀,在龙凤胎三岁左右的时候,某一天,yoyo提出了离婚。

“阿勇,我觉得老人有时候的感觉真的很准。我妈妈当初要我不要嫁给你,我没听,她说我一定会后悔,我不信。可是现在我信了。阿勇,我不可能一辈子这样过,我要上班,回家了要做饭,要照顾小孩,我比你更累。”yoyo是这样说的。

如果说是以前的薛可勇,他一定会暴跳如雷,把面前的茶几掀倒,一定会破口大骂。但是现在的薛可勇不会了,他把茶杯拿走,又倒了一杯水,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嘉豪和可儿呢?”薛可勇问。
Yoyo也没有想到自己丈夫是这个反应,愣了一下然后回答,”我不会带走他们,但是我会常来看他们,生活费我也会给,我永远是他们的妈妈。”

薛可勇想了一下,本来想很有骨气地说不要生活费,可是他没有这么说,因为养小孩真的是巨大的投资,更何况,他有两个小孩。”好,你找时间,我们去办手续。”

Yoyo也沉默了。良久,”阿勇,你真的变了好多。”说完后yoyo便出了门。

真的变了很多吗?薛可勇问自己。可能是吧,这样的自己,是曾经的自己最讨厌的样子。


本来以为失去了女主人的家庭会变得一团糟,但是其实还好。可能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女出奇的乖,薛可勇当单亲爸爸的这几年也没有想象中的辛苦。除了有时候工作忙,或者要出差,会把嘉豪和可儿放在大哥家一下,其他时候都是薛可勇自己带小孩。

逢年过节,yoyo会来和父子三人一起吃个饭,然后带小孩们出去玩,薛可勇就自己一个人在家。薛可勇很庆幸,嘉豪和可儿没有问过刁钻的”小孩问题”,比如说那种”爸爸,为什么别的小朋友的妈妈都跟他们住在一起?””爸爸,为什么妈妈带我们出去玩,不带你出去玩?”这些问题的答案薛可勇其实早就想好,但是他还是很慌张,如果小孩真的这样问他,他还是会慌乱无措。

好像真的是在自己当爹以后,才开始慢慢理解了以前自己老豆为什么会那样对自己。那时候感觉老豆处处针对自己,觉得老豆喜欢大哥多过自己,其实哪有什么多不多,父母对孩子都是一样的爱,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。


这一年薛可勇三十二岁了,嘉豪可儿也要上小学。

有一天薛可正打来电话叫薛可勇去自己公司一趟,说是有正经事找他。薛可勇当时没有想太多,只以为是一单生意。但是就是这一单生意,让自己的后半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薛可正在公司里做了几年后慢慢上去了,做了一个小领导。兄弟俩在一家公司,有时候有划得来的单子也都会塞给自己弟弟。这次公司上面想发展大陆的业务,问薛可正想不想过去,虽然是在北京,离香港很远,但是用心做的话说不定可以开出自己的一片地盘。薛可正向来是没有野心的人,就算是这两年在慢慢往上爬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香港。更何况他的家人都在香港。所以他想,把这个机会留给自己弟弟。

薛可勇听到大哥这么说,大脑一瞬间有些当机,然后他笑,”哥,你不要逗我了,做生意,你比我行。”

“我说真的啊,阿勇,你是有能力的人,你不该局限在这里。”薛可正说。

“哥,你说,你的家人都在香港,所以不想去大陆,那我其实也是一样。嘉豪和可儿都在这里,他们还这么小,我怎么丢下他们?”薛可勇叹了口气。

薛可正站起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,”知道你担心你的崽啦,公司那边说不用担心这个,你可以带他们一起去,公司和那边一家还不错的私立学校有合作,嘉豪可儿可以去大陆。”

说不心动是假,其实薛可勇已经有想去的心了。只是他还在纠结。做哥哥的又怎么会看不出来,薛可正说,”阿勇,你放心,这边爸妈有我和你大嫂照顾。而且,老豆如果知道你去大陆了也一定会很自豪的。”

薛可勇抬起头看向自己哥哥。看见了薛可正眼神里对自己的鼓励和信任。一瞬间,薛可勇又找回了属于曾经的自己的那种冲动。


过了三个月后,薛可勇降落在了北京。最后薛可勇还是没有带小孩一起来,他找到yoyo,把这件事告诉了她。Yoyo没什么太大的波动,只是同意了照顾孩子,分别的时候两人礼貌的拥抱,yoyo说,”阿勇,我觉得这次你去大陆,应该会变回原来的你。”

北方给人的感觉和香港太不一样了。干燥的空气,不同的口音,薛可勇心里却莫名有些兴奋,仿佛找回了以前的”年轻的”感觉。

公司帮着薛可勇这样来发展大陆业务的一行人安排了住所,离办公地方近,但是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好的小区。薛可勇的”单身”公寓也就是个研究生毕业生出来找工作是能租到的房子,生活设备倒是齐全,交通也还算便利。


薛可勇把屋子收拾好已经是晚上了,薛可勇下楼把垃圾扔掉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yoyo,毕竟答应了小孩要”报平安”。

“爸爸,你在大陆要好好工作!”嘉豪说。

“爸爸,我和哥哥会听妈妈的话,乖乖等你回家来带我们玩!”可儿说。

薛可勇一边跟小孩打电话一边散步,熟悉环境。正在和两个小孩讲话,身后突然传来哒哒哒的跑步声,还有一声”喂!前面的!帮个忙!”

随后薛可勇的T恤袖子就被那个冲向自己的人攥住了,死死地攥住了。



tbc



呃呃呃我居然有脸开坑
欢迎捉虫

评论(11)
热度(39)

© 柳廿绾 | Powered by LOFTER